您当前的位置:资讯频道 > 电建项目 > 正文

湖南桃花江核电站项目暂停 前期已投38亿

http://www.freshpower.cn 2012-2-22 9:27:16

在乡镇里像桃荷公路这样高级别的道路是不多见的,这全是因为它通向的特殊终点——位于湖南益阳市桃江县沾溪乡荷叶山的桃花江核电厂。

 

沿着桃荷公路一路向西,驶到终点,即是桃花江核电项目厂址所在地,而这条公路也被称为桃花江核电厂进厂路。

 

桃花江核电项目计划投资670亿元,是湖南有史以来投资额最大的一个工程,原计划于2011年开工建设,56个月后即大概在2015年年底第一台机组发电,待到四台机组全部投产,年发电约400亿度,年上网电量近350亿度,相当于目前湖南年总发电量的两成。

 

此前,湖南桃花江核电站与湖北大畈核电站、江西彭泽核电站一起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同意开展前期工作。带着“中国首批内陆核电站”的头衔,湖南桃花江核电站备受瞩目。

 

2010年年初,桃花江核电项目被列入湖南省重点建设项目。今年1月,该项目直接进入了湖南省的政府工作报告,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徐守盛称“积极争取桃花江核电项目获得国家核准”。

 

日前,国家不断释放将继续大力发展核电的信号,更有新消息称,决定核电发展的四份规划报告不久前都已陆续上报国务院进行审定,待多个报告发布实施后,核电项目将会陆续恢复审批。

 

因国务院去年3月暂停审批而致计划延期的桃花江核电项目也看到了获批开工的曙光。湖南一位资深核工业人士称,桃花江核电的项目建议书和可行性研究报告早已批复,就等国务院恢复审批发放建造许可证。

 

桃花江核电有限公司总经理郑砚国说,桃花江核电站到2011年年底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38亿元,占可研估算的10.4%,工程1号机组已经完全具备正式开工的条件。

 

212,桃花江核电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也透露,将紧密跟踪国家的决策,“国务院什么时候批就什么时候开工,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审批’。”

 

被搁置了一年“青春”的桃花江核电站,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身处湖南腹地毗邻资水

 

核电厂处在一群低矮山峦的包围中,厂区的道路、取水等工程都已建好。

 

桃花江核电项目厂址位于湖南省益阳市桃江县沾溪乡的荷叶山,毗邻注入洞庭湖的资水。资水是湖南四大水系之一,未来桃花江核电站就将从该河取水。

 

项目厂址东距桃江县城16.5公里,距益阳市37公里,北距常德市59公里,西距安化县城79公里,南距娄底市约98公里,东南距长沙市108公里。这也是桃花江核电项目与湖北大畈核电、江西彭泽核电项目最大的不同,远离省交界,身处在湖南中北部的腹地内,因此不会有类似彭泽与望江那样的复杂问题。

 

湖南桃花江核电有限公司网站还称,这里地质结构稳定,地震烈度低,居民稀少,是一个十分优越的内陆核电厂址,且该厂址经过来自中科院等单位70多位专家评审。

 

从桃江县城沿着桃荷公路一直向前,驶到公路终点就是桃花江核电厂的大门。核电厂处在一群低矮山峦的包围中,山峦面向核电厂的一侧多被削成斜坡并做护坡措施。厂区的道路、取水等工程都已建好,硬化的道路很宽阔且已装好路灯,到处都能看到有消防栓和窨井盖,还有牌子提醒“下有给水管道”。

 

厂区里零落地分布着几座未装修过的水泥毛坯房,看样子是厂房,还有一些装修好的房屋,外面挂着“中核二二公司”、“中核二三公司”的字样。在厂区空地上,还有一些大型挖土机、吊车,但看不到一个人,直到走至一间厂房跟前,才发现里面有寥寥几个工人施工,有的在刷墙,有的在为地面切割出区块。门口的保安说,已经停工一年,所以没什么人。

 

但追溯到一年以前,这里曾是创造出“桃花江速度”的繁忙的施工现场。

 

前期工作已投入38亿

 

“共征地3000亩,拆迁房屋160多幢,涉及1100多人。”

 

公开资料显示,桃花江核电项目从2006年便开始启动,是年5-7月,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先后和益阳市政府、湖南省政府签署合作建设桃花江核电项目协议。

 

200821,湖南桃花江核电项目正式获得国家发改委“同意开展前期工作”的批复,这也是湖南第一个获得开展前期工作批复的核电站项目。

 

同年5月,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华润电力工程服务有限公司、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湖南湘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湖南桃花江核电有限公司,全面负责湖南桃花江核电项目建设、运营和管理,公司成立次月便与厂址所在地的桃江县政府签署《厂区征地拆迁安置补偿总包干协议》。

 

湖南有史以来投资数额最大的项目落户桃江,桃江县政府自然积极支持,仅仅半年时间就完成了核电厂的征地拆迁工作。桃江县还成立了桃花江核电项目工作指挥部,一位负责人介绍说,“共征地3000亩,拆迁房屋160多幢,涉及1100多人。”

 

2010年年初,湖南桃花江核电项目被列入湖南省重点建设项目,这一年也是桃花江核电项目建设最为迅速、密集的一年。“四通一平”(四通是水、路、电、讯通;一平是场地平整)进展迅速,桃花江核电一期工程220kV备用电源接入系统设计通过专家审查。3月,厂区施工用水工程完工。6月,进厂道路完成竣工验收。而工程设备采购、人员培训学习也都同步紧锣密鼓地开展。

 

桃花江核电项目前期工作的建设从2008年到去年年初一直速度很快,被誉为“桃花江速度”,但20113月的日本福岛核事故却扮演了“终结者”的角色。2011311,日本地震造成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后,国务院决定暂停审批核电项目包括开展前期工作的项目。随后,核电新建和在建项目一律进行自检和“国检”,拟建项目停止建设批复。

 

桃花江核电项目也不得不停下等待,它已基本完成前期工作,只要获批就可开工。今年212日,桃花江核电有限公司前述负责人介绍,桃花江核电项目前期工作已投入38亿元,目前已完成的工作包括:四通一平基本完成;25份政府支持性文件中,已有22份得到了国家环保部、水利部等部门的批复;核电厂的初步设计已经完成。另外,开工需要的配套措施如大型模块的预制场地、重型道路、厂区小四通、混凝土搅拌站、石料厂、生产临建设施等已经完成。

 

“暂停让前期工作更扎实”

 

“停的这一年,主要就是培训人员,完善设计图纸,就是‘动软不动硬’。”

 

距国务院暂停审批核电项目已经将近一年。

 

“停的这一年,主要就是培训人员,完善设计图纸,就是‘动软不动硬’。”桃花江核电有限公司上述负责人表示,停工这一年损失主要就是资金占用费,“就是利息”。而核电设备制造方则不必猛赶进度了,“因为核电设备一直比较紧俏,现在停了一年,时间也宽裕些,我们不用催得那么紧了,设备在质量方面可以更好些。”

 

对于福岛核事故带给中国核电以及桃花江核电项目的影响,这位负责人说,的确是一件坏事,但会更积极地看待,“把坏事变成好事,而不是一味抱怨,日本生病了,我们也吃药预防一 下,让机体更加健康地发展。”

 

而国务院这次暂停审批,也有利于该公司对核电项目进一步进行认真、理性地审视和检查,进一步提高核安全水平,优化设计方案,以保证桃花江核电项目建设万无一失,“进度不那么赶了,适当缓一缓,前期工作能够做得更加平稳、扎实。”他还表示,福岛核事故后,反观桃花江核电项目采用的AP1000技术,因为这技术有双层安全壳,能够抗击大型客机撞击,“波音737撞上去都没问题”,因此日本福岛若是采用了这个技术,那么在地震中也不会发生事故。而今年29日,美国时隔34年重启新核电项目,批准位于内陆的南方电力公司两台AP1000核电机组的建造运行,也让当地相关人士信心倍增。

 

有消息称,《核安全规划》、《核电安全规划》、《核电中长期发展调整规划》已经上报国务院进行审定,审批“解禁”指日可待。这位负责人表示,将紧密跟踪国家的决策,“我们拭目以待,等待国务院恢复核电项目审批,国务院什么时候批就什么时候开工,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审批’。”

 

对于《核电中长期发展调整规划》是否会调整拿掉一些申报的核电项目,上述负责人介绍说,《核电中长期发展调整规划》一般是调整装机容量,并不是说调整规划就拿掉桃花江核电项目,桃花江核电项目一直在规划中。他认为,内陆发展核电是必然趋势,而彭泽、咸宁和桃花江只是首批三个,未来肯定还会建更多的内陆核电站。

 

为经济增长带来乘方效应

 

长沙停一天电,就要损失1个多亿元的产值。湖南电力缺口最严重时可达400-500万千瓦,而桃花江核电站正好能填补这个缺口。

 

前述湖南资深核工业人士介绍了桃花江核电项目将如何撬动湖南及核电站所在的益阳市的经济发展。他说,湖南是个缺电省份,缺电就意味着要限电,限电就会影响到湖南的GDP。他举例说,长沙停一天电,就要损失1个多亿元的产值,财政税收损失1000多万元。湖南统配电力只有2300万千瓦左右,缺口最严重时可达400-500万千瓦,而桃花江核电站设计是500万千瓦的装机容量,正好就能够填补近期湖南的电力缺口。核电站一旦提供充足的电力,就能给湖南GDP增长带来乘方效应。

 

他说,桃花江核电项目原计划投资670亿元,考虑到通货膨胀,投资可能达到700亿元。在建设核电厂过程中,需要大量建材及劳务,这肯定能刺激核电站所在地的益阳市的经济发展,而未来核电厂投产后的税收也将有十几亿元归益阳。据了解,在桃花江核电项目的预算总投资中,设备投资在整个工程造价中占到约50%的比例,整个桃花江核电项目的设备采购大单超过300亿元,这还不包括工程建设及后续运营、检修维护中需要大量采购的工程机械、混凝土、钢材等。

 

桃江县政府一位官员也介绍说,核电站主要会对该县城镇建设和教育事业发展有较大的推动和促进作用,因为教育费附加和城镇建设附加较大。当地政府已经把桃花江核电站视为追赶周围经济发达县市的重要工程之一,而且还计划将“核电”等文化元素融入城市建设中,打造城市品牌。

 

桃江的群众则尚未感受到核电站建设带来的好处。龙湾村紧邻桃花江核电站,实际上此前已经有一部分土地被核电厂征收,剩下的村民则不确定自家未来是否会被拆迁。他们关心的不是核电厂可能带来什么样的利益和机遇,他们聚集在一起时最热衷的话题还是拆迁。

在桃江县开出租车的郑姓的哥表示,建设核电厂对桃江经济肯定会有很大好处,但是现在还没感觉到,“再说现在都停工一年了,也不知道搞不搞了。”被拆迁后已在安置区分到地皮自建起楼房的贺姓村民希望核电站继续建,“这样政府承诺了但没给的才会给,也有人(指核电厂)可以找啊。”

 

问及对紧挨着核电厂是否会有恐惧,很多村民都认为自己“害怕”,但追问他们为什么害怕、害怕什么时,他们大都答不上来。

 

一位住在益阳市区的刘先生,通过微博表达了核电厂建在益阳的担忧。他说内陆核电厂依靠河流取水,一旦干旱年份核电厂没水用,就要出问题。他承认,自己的担心理由基本缘于网络及论坛。

 

枯水季也能满足电站要求

 

给冷却塔补水的量并不大,不到资水正常水流量的1%,即使在极端枯水期,也能足够满足其用水要求。

 

213在桃江县采访时,县政府宣传部一位负责人还在为当地论坛中的一篇反对内陆建设核电站的文章挠头,因为涉及一些专业问题,他自己并没有能力解释。

 

论坛里这篇文章是转载的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28发表在《环球时报》上的文章,题目名为《坚决反对在内陆建核电站》。在文章中,何祚庥认为必须立即停止在中国内陆地区建造任何核电站,并列出三条理由:有些风险如恐怖分子袭击无法估计和计算,而核电站必须“绝对”确保安全,而不是“相对”确保;核电站是高耗水行业,内陆万一出现极度干旱,水源枯竭,这将产生“特大”核安全事故;一旦在内陆地区出现重大核事故,必定是在几千年、上万年都难以补救的事故。

 

就此,湖南桃花江核电有限公司相关人士称,内陆干旱、水源枯竭可能导致核电站产生事故,这是不了解内陆核电设计。不同于沿海核电站的一次循环直排冷却,内陆核电站专门建有冷却塔,采用自然通风冷却塔来提供循环冷却水,“就好比头上顶着一大盆水,能够进行循环利用来冷却。”补给在循环过程中蒸发掉的水的量并不大,不到资水正常水流量的1%,即使在极端枯水期,也能足够满足其用水要求。

 

他指着桃花江核电项目设计效果图上的四个冷却塔说,“都是200多米高,一机一塔,最多就是补水,把蒸发掉的水补进来,怎么会把河水用干呢,法国、美国都用这样的方式。网上有人担心用干水,不可能,那是杞人忧天,是对内陆冷却塔机理不了解。”

 

前述不愿具名的资深核工业人士称,何祚庥院士反对在内陆建设核电站,当然有他的理由,确实核电站建设在沿海比建设在内陆更安全一些,因为沿海一般一面靠山,一面朝海,一旦发生事故,至少放射性物质可以向大海一面扩散,比内陆造成的危害肯定小。但何祚庥的观点还是有些偏颇,毕竟要考虑解决内地的缺电问题,而如果通过建设在沿海的核电站向内地输电,那成本也比较大。另外应该注意的一个事实是,全世界核电有400多个反应堆,有一半以上建在内陆。

 

对于内陆干旱可能导致核电站缺水进而引发事故的说法,这位资深核工业人士表示,在建设内陆核电站的可行性研究报告里,都有专门章节论证核电站所在河流的水文问题,肯定在枯水季节河流的径流也能满足核电厂需要,否则也不会把核电站建设在这条河流旁边。

 

上述专家称,美国三里岛核事故留给世人的最大经验就是,最坏就是让核电站毁了,但不会影响到周围公众。这也是核电人工作的基本原则——出事故可以,但是绝不能危害公众。而现代技术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比如核电站外面的两层防护壳,可以说是核电站的坟墓,“一旦出事故,反应堆自己毁了,在里面燃烧,烧自己,但不会外泄”。他认为,事故只会把核电发展推进一步,使得核电更安全。

 

规划20年建5座核电站

 

除桃花江核电项目和小墨山核电项目外,桃源县常德核电厂、株洲县龙门核电厂和衡阳县常宁核电厂三个项目正在做初步可行性研究工作。

 

在湖南,除去进度最快的桃花江核电站,其次就是位于岳阳市华容县的小墨山核电站,目前已投入了几个亿做“四通一平”工作,但尚未得到批复同意开展前期工作。实际上,最初小墨山核电项目的速度是快于桃花江核电项目的,但因小墨山核电项目和江西彭泽核电项目都属于中电投控股建设,彭泽位列首批三个核电站,“中电投精力都集中到彭泽项目上了,再说一个业主也不能一下子上两个,因此才落在了桃花江后面。”知情人士称。

 

前述核工业资深人士介绍说,湖南地质条件比较稳定,内陆建设核电站又一定要建设在水边,湖南有长江还有湘江、资江、沅江、澧水四大水系,因此比较适合建设核电站。另外,湖南的铀矿资源储量在全国处于前列,且铀矿地质勘探、铀矿开采、核燃料加工等方面具有良好的工业基础,中国核工业的第一座铀矿出自湖南。

 

湖南省也曾制定过一份该省的2010-2030年核电建设规划,称在未来20年间将建5座第三代压水堆大型核电站,每个厂址的规模不小于4台机组,核电总装机容量达到2000-3000万千瓦。

 

对于湖南建设核电的必要性,湖南省南华大学党委书记、博士生导师邹树梁曾撰文称,湖南无油少煤,水电开发空间有限。湖南省内煤炭企业年产约5000万吨,可供发电用煤仅1200万吨,远不能满足电煤需求。到2005年年底,湖南水力资源水电装机达790万千瓦,已占经济可开发容量的80% 而且以煤炭为主的能源结构产生了巨大的环境压力,湖南本地煤含硫量偏高,环境压力越来越大,国家核定的SO2总量有限,区域环境质量已接近标准边缘。因此,湖南必须寻找能源上的出路,而核电正好给了它一个良好的选择。

 

据了解,除桃花江核电项目和小墨山核电项目外,桃源县常德核电厂、株洲县龙门核电厂和衡阳县常宁核电厂三个项目正在做初步可行性研究工作,另有数个地方在做选址工作。(来源:东方早报)




新能量投稿热线(投稿必复):0571-51214815  QQ:273183470
MSN:wanmztkn_7@163.com  邮箱:liz@freshpower.cn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新能量电力商务网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能量电力商务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 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3. 如对稿件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信源的提供发布者联系。